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穹顶之上 > 穹顶之上最新章节 > 抵背而战(第一更)

穹顶之上 抵背而战(第一更)


    101医疗站d区,五栋楼构成了一个直角,在直角的近处划一道弧线,远端再划一道弧线,就是现在的两个战场。

    近处战场,开始百人中剩下还活着,同时伤势不是太重,还能战斗的50余人,现在已经全线退守,构筑起防御阵型。阵型梯次分明,呈扇形铺开,抵御着七家部下百余人的攻势。

    一方面自保,另一方面死守身后安全室入口,以及大量没有战斗力的医务人员和重伤不能再战的伤员。

    能守。

    这一是因为蔚蓝的阵型优势,专注防御的话,破绽较少。

    二来,现在他们这个战场的实力对比,其实已经出现了一个反向转折:

    之前的战况,是蔚蓝的主要战力,大多都在主战阵,被田和泰等人牵制,剩下大批战力一般的战士,在苦苦支撑;

    而现在,情况反过来了,七家的核心高手,暂时几乎全部被韩青禹和吴恤牵制,反而蔚蓝方面,包括王占坡等人在内的主要战力,全部被解放了出来,投入普通战场。

    防御暂时稳固。

    战阵后方,医生护士正在给冉秋玲的左腿做紧急固定,冉姐姐忍痛,目光焦急看着前方,手里的刀,也始终没有放下。

    温继飞起身,拎刀往前走了几步,准备加入防御阵型,但是源能一转,“噗”,当场一口鲜血喷出。

    他现在的问题在于,他可以激发的源能潮涌,其实已经一点都不弱了,但是因为骰子的不断翻面,他能提供给源能潮涌运转的河道,在不断地宽窄变幻……就像突然长江水入小河沟,没有去路,四散冲击,他自己的身体,会先承受不住。

    没有人能实际体会一个骰子的这种无助和痛苦……他明明可能劈出a级的一刀,哪怕是b级c级的,也都很好,可是因为无法自主控制,一直不能参战,一次次临战,仓皇而逃,一次次危机,袖手旁观。

    温继飞自己,也从不会去说这些,他只是每天都认真在旁边听,每天都认真看青子他们对练,然后回去,在私下里自己偷偷练,一次次吐血,一次次绝望,然后过两天,又忍不住再试一试……

    就只是想和他们并肩战斗,想在队友身边挥刀而已啊。

    脚步顿了顿……温继飞低头抹掉嘴角血迹,退回后方。他不光不能和青子、吴恤并肩战斗,连投入防御战阵,都随时可能成为累赘。

    “那个,吴恤也很厉害吧?”

    身后的医生护士们觉得他可能因为那一刀消耗巨大,对他退回来这一点,倒也没有多问,此时大多全神关注着远处那个战场。

    “很厉害。”温继飞抬头对她们笑,说:“青子没疯的时候,他俩差不多,甚至青子自己说,可能还是吴恤稍微厉害一点,不过青子会疯。”

    这话,说实在的医生护士们也听不太懂……只因为听见说吴恤也很厉害,就在担心的同时,又多出来几分喜悦和安心。

    “那你呢,你也很厉害吧?”有人又问了一句。

    温继飞没有去看问话的人,笑一下,说:“我啊……我平时主要负责锻炼他们两个……的心理素质。”

    说罢苦笑一下,内心情绪隐藏,抬头,温继飞把目光投向远处那个战场。

    虽然之前安慰冉秋玲离场的时候,他说得对青子信心满满,现在嘴上也不没虚,但其实,温继飞自己的内心,极度不安。

    因为这一战,从所见所闻,对手实力的角度,其实很大可能远比几个月前的尼泊尔峡谷一战,还要凶险困难得多。

    “好在现在青子身边多了吴恤,而且他们的实力,现在也都已经提升很多。”

    “就是可惜锈妹不在啊,要不然……唉。”

    他在心里想,在担心。

    和温继飞一样,现在后方的人,包括身在防御战阵中的王占坡少校等人,其实心里最关注的,也都是远处那个战场。

    因为他们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现在的战局情况,那个战场的胜负结果,才是决定性的。

    结果如果是韩青禹和吴恤被围杀……等对方的核心高手腾出手来,加入这边这场,这边早已是强弩之末的众人,根本无力支撑。

    反过来也是一样,如果是韩青禹和吴恤两人,干掉了七家的核心高手,腾出手来加入这边的战斗,这边七家下面的人,很可能都不用打,就会直接溃散。

    2v8。

    七家那边汇集的并非都是家主,也不是七家各一个的组合,他们实力没有那么均衡,因为血脉传承的关系,有些家族儿女不多,家主的实力,相对一样可能偏弱。

    这其中,田和泰,已经肯定是顶级战力了,毕竟他刚才看起来,一直都还没尽全力,而后还有两个实力超越其他人的高手存在,何增生,巩兴。

    剩下五人,大概也都不弱,至少王占坡刚刚交手过其中两人,自认都没有把握拿下对方。

    看起来,好像不可能会赢的样子。

    但是那个人,叫做韩青禹啊。

    且今日有人能与他,抵背而战。

    ……()……

    为保蔚蓝剩下的战士和非战斗人员,尽量多的活下来,韩青禹之前故意吸引仇恨,同时展示实力,想要牵制对方全部核心高手。

    如他所愿。

    田和泰或是因为他们的出现,想到蔚蓝可能已经知道这边的情况,所以情急……或者因为老狗们一贯惜命的心理和做派使然……另外还有一点,他好像一直不太愿意全力爆发,仿佛那样做,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总之,根本没有考虑单挑,田和泰当场直接招呼各家高手,一起围杀韩青禹。

    然而实际上,韩青禹又不能直接陷入全面的围杀。

    他依然要寻找机会,先尝试击破其中一到两个。

    此时,远端战场拉开的弧线上,何增生在左端附近,被暂时孤立出来了,韩青禹正扑向他。

    七家剩下的核心高手衔尾杀来。

    但是被阻。

    吴恤和他的病孤枪,出现在韩青禹身后。击落田和泰单刀后,背对韩青禹的去向,站定,吴恤右手横枪平举,如石在江中拒浪……他要独挡7人!

    这是两人之间无声的默契。

    他要为韩青禹争取时间先斩一人,解决对方一名主要战力。何增生很强,他知道。

    杀了他,不管是从士气,还是后续战斗的角度,都会有极大的好处……另外这帮人大多惜命,这一点,现在没有人比吴恤更了解。

    “今日立誓,老夫杀死你们后,当场再屠一半。”

    田和泰最后威胁。

    但是毫无意义。

    蔚蓝,没人理他。

    韩青禹现在没有时间回头去看,但是不用看,心里一样很清楚现在的局面……速战速决,他要速战速决!

    三涡轮全部爆发,前方右手刀带着嗤嗤电光破空而去,韩青禹左手持刀,平举后扬,身体微微前驱,奔跑中轨迹不断变化,流光幻变如影。

    冲刺爆裂。

    空气振动,人如风暴,扑杀何增生。

    嘴角抽了抽,一阵心悸……何增生是主动出手,但是韩青禹脱手的右手刀,反冲的声势,第一时间就已经迫使他停下,进入守势,等待援手。

    可是……

    只一眼,看到援手暂时受阻,迅速收回目光,何增生看一眼朝自己扑来的那道诡异流光,再看半空中那道划着弧线,同样不断变幻轨迹的嗤嗤蓝色雷云。

    刀先至。

    心中做了判断,双手持握长矛,奋力一振,何增生蓄势,准备先劈落战刀,而后横扫拒敌。

    长矛对刀,最核心,不要被近身。

    但是他错了。

    先到的,是人,韩青禹人如风暴,比弧线飘忽的锈妹梨涡斩先至。

    左手刀“嗤啦”一声,破开空气,直接斩向何增生左边腰腹。

    “当!”

    何增生匆忙间双手一上一下,握住长矛直立,挡住这一击。

    韩青禹一击不中,身形不停,已经转到他身后,返身再斩,自上而下,战刀劈落。

    何增生刚要转身去挡。

    “嗤嗤嗤嗤嗤!”

    后至的电光战刀,已经旋至他面门。

    惊恐之下,何增生选择弓身前扑。避开面前旋转如电的战刀……“嗤啦”,后背被破开一道刀口。

    好在这一刀入体不深,何增生一声痛哼同时蓄势长矛横扫,试图荡开周身距离。

    但是身后。

    韩青禹左手刀早已经脱手而出,锈妹梨涡斩在很短的距离,划出更大的弧线,旋向何增生。

    同时他右手,接住已经势尽的右手刀,再次扑上。

    根本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

    何增生还是守势,长矛在手,竟然连递出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挡,挡,挡。他现在只有一个感觉,别扭,这一阵,全无爆发机会,打得无比的憋屈,别扭。

    短短几秒,战斗形势定局,韩青禹始终保持一刀在手,一刀脱手旋杀的战斗状态,近身绞杀!

    “青子那边稳了。”温继飞握拳出声。

    “嗯?”冉秋玲这一声,并不是质疑,而是带着期待。

    “吴恤用长枪,青子平时和他对练最多。每次这样打他,就是吴恤那么老实不吭声的孩子,都会忍不住嘀咕,青子,你这样太赖。”

    同样的战术对上可以硬扛几刀的锈妹,基本没用,但是打长兵器,太适合,也太熟练了……所以,为什么第一个扑杀何增生,除了位置,时机,还因为韩青禹很有把握。

    但是吴恤……

    这短短的几秒钟内,他是真的在被围攻。

    身前一把大剑横斩而来。

    身后,长刀劈落。

    几乎跟何增生相似的处境,千钧一发……吴恤不转身,腰身如弓,直接后仰,手中长矛翻转朝后,刺向身后那人,将他逼退,同时身体弹起横平,劈开正面横斩的刀锋。

    而后,枪尖在地面一撑,吴恤凌空侧向翻身落地。

    又一柄武器横扫而来。

    吴恤抽背上阔剑对斩。

    “轰!”

    对方纹丝不动,吴恤身形暴退,一口血气,直冲胸口,“噗……”。

    田和泰手中四方长锏,似有千钧重。

    咬牙,咽下后续翻涌的鲜血,面无表情,吴恤收剑,长枪直指……依然阻路。

    不退。

    “你……”手持黑色铁棍的巩兴定神看了看吴恤,神情思索一下,“不对,你不是于氏养的一条狗吗?!……呵,你也配站在我们面前?!”

    吴恤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怎么,跟了新主子,就想不承认了啊?!”

    “……”吴恤突然想起韩青禹在何家大宅说过的一句话,他现在很想说这句话……开口,没有语气:“你死了。”

    他很不喜欢巩兴后面这一句。

    黑色长枪,枪头下沉,犁开表面土石,去势飞快,逼向巩兴……原本只求阻路的吴恤,第一次抢攻,一时间谁都没反应过来。

    巩兴用的是棍。

    吴恤用的是枪。

    月棍、年刀、一辈子枪,吴恤虽然还年轻,但是自从当年年幼,拿到这把因为枪名不详,于氏内部无人愿意使用的病孤枪……人和枪,就一直性命相系,日夜为伴。

    从孩提拿它不起,扛着肩疼,到挥枪如电,枪出如龙,吴恤用枪……

    二米多长枪去势如电。

    巩兴持棍,身形不断后退。

    突然,吴恤手腕一沉,枪头抬起前冲,斜向上,直贯他咽喉。

    铁棍在手,但是巩兴匆忙间横挡不及,只得整个人腾身而起。

    他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和吴恤之间其实存在实力差距。

    实力差距之下。

    这一腾空!通常就很难再落地。

    很可能,就是死!

    还好,他有帮手。

    从吴恤出枪,到他把巩兴逼到匆忙腾空,不过几秒钟。

    几秒之间,数柄刀剑,已经从后从侧,斩向吴恤。

    双手持枪直立,旋身横挡,“当当当当……”吴恤荡开周身兵器,肩膀被田和泰手上长锏履开一道伤口,鲜血狂涌,一条手臂半废。

    但是巩兴发现,他的枪尖回转,竟然依然指向他咽喉。

    人在空中,长铁棍重重拄地,巩兴借力,准备翻身后跳。

    “呼呼呼呼呼……”

    很近,因为很近,所以才听到了轻微的声响。

    什么东西?!

    巩兴回头看了一眼,竟然有一把旋转的蔚蓝战刀,在他身后,封死了他后跳的路线。

    这!完了!

    他再转回。

    “噗嗤。”

    长枪已经贯入他咽喉。

    巩兴死!

    先于何增生。

    他们都忘了,其实吴恤也有帮手,不,队友,那个和他抵背而战的兄弟。

    他们都没想到,那个人在全力扑杀何增生的同时,竟然还有空出刀帮手,而且这一刀,之前谁都没看见。

    “你看……”收枪,看着尸体落地,吴恤似乎想说,你看,我说你死了,你就死了吧,我和青子说话一样算数,不可以说青子是我新主子……但是这段话太长了,最后他说:“算了,我很忙。”

    依然没有表情,没有语气,但是,是很认真说的。

    所以,何增生在做什么?!

    七家剩下的人满腔愤怒,抬头看去。

    随即眼神惊住。

    那边,正好轰地一声震响,源能爆发……然后,“呼”,何增生自己的长矛,带着他的身体,正飞向空中。

    “为我蔚蓝储备站和今日死难的兄弟们,偿命吧。”

    小声嘀咕了一句,站在地上的人转身,不再看,向这边走来。

    在他身后,

    “轰!”

    长矛当空,贯入墙壁,何增生整个人,被钉在直角区正当中那栋楼,最高,6楼的墙面转角。

    挂在那里。

    “还好吧?”

    “我没事。”

    吴恤用枪尖挑起落在地上的蔚蓝战刀,向后一甩。

    韩青禹伸手接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

济公论坛正版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