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大合围战(二十八)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大合围战(二十八)


    拉迪斯拉斯二世神色阴沉的坐在椅子里,他的脸色异常难看,这让站在他面前的几个人也不由心底紧张,举止拘束。

    国王如今正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是继续留在布加勒斯特,还是立刻返回匈牙利主持大局。

    波斯尼亚军队出人意料的凶猛进攻让拉迪斯拉斯二世感到措手不及,想想之前鲁瓦?还通过卡尼奥拉的卡尔大公与他暗中联系,可这刚刚过去不久波斯尼亚人就攻陷了索斯堡,拉迪斯拉斯二世就觉得那个鲁瓦?实在是个两面三刀的可恶家伙。

    不过现在不是抱怨那个波斯尼亚人的时候,国王知道如今的局势对他很不利,而要做出的选择也是异常的艰难。

    对巴尔干,拉迪斯拉斯二世是有着很大野心的,就如同他远在波兰的亲戚对摩尔多瓦的领土念念不忘一样,拉迪斯拉斯二世同样把巴尔干视为囊中之物。

    另外奥斯曼人的步步紧逼也迫使他不得不尽量联合巴尔干的贵族们共同抵御这个可怕的敌人。

    现在因为巴尔干的抵抗牵绊住了苏丹,所以匈牙利才能暂时得以安全,如果真等到巴尔干被完全征服那天,大概也就是奥斯曼铁骑向匈牙利发动进攻的时候了。

    所以巴尔干是不能轻易放弃的,可是匈牙利那边同样危险。

    虽然拉迪斯拉斯二世知道单以波斯尼亚人的实力是不可能威胁到整个匈牙利的,可是随着索斯堡陷落,匈牙利的铜矿区却有可能落在波斯尼亚人手里,这才是国王怎么也不能接受的。

    拉迪斯拉斯二世知道皇帝马克西米安一直在觊觎着匈牙利的铜矿,几年来皇帝一直在寻找各种借口试图把手伸进匈牙利南部,原因就是对产铜区的贪婪。

    为此拉迪斯拉斯二世曾经不惜付出种种代价试图阻止马克西米安皇帝,这其中就包括他许诺一旦自己没有子嗣,愿意把匈牙利的王冠过让给马克西米安,同时他还主动的做出让步,同意拿着皇帝许可的商人用最优惠的价格拿到采矿权。

    只是这么多的让步似乎并没有打动那个贪婪的皇帝,马克西米安不止一次的试图一举拿下匈牙利南部整个矿区的拥有权,这不能不引起了拉迪斯拉斯二世的警惕,而现在波斯尼亚人的入侵,让国王担心这可能会成为马克西米安借机介入匈牙利事务的借口。

    正因为有这种种顾忌,国王就觉得左右为难,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决定。

    “陛下,我们也许应该立刻返回匈牙利。”一个随臣终于打破沉默“波斯尼亚人刚刚经过一场激战,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能阻止起足够多的军队,应该可以狠狠教训一下那个鲁瓦?。”

    国王抬头看看那个人,他知道这个建议还是不错的,虽然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布拉格的宫廷里度过,但是他知道匈牙利人还是颇为骁勇善战的,所以即便索斯堡被攻陷,可想来那个鲁瓦?也不可能毫无损失。

    如果能在这个时候迅速击败波斯尼亚人,然后干脆从匈牙利方向对奥斯曼人后方制造威胁,想想即便只是做个姿态,也可能会逼迫着巴耶塞特不得不重新考虑双方的实力。

    然后就和奥斯曼人进行一场谈判,筹码嘛可以是承认奥斯曼人迄今为止对占领的巴尔干地区的权力,或许还有索菲娅……

    拉迪斯拉斯二世这时候已经开始在考虑接下来的种种可能。

    “奥斯曼人可能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另一个人有些担忧的说“他们可能会直接出兵支持波斯尼亚人,如果是那样我们就有可能要直接面对苏丹了。”

    “这可能吗?”

    拉迪斯拉斯二世皱紧眉梢,他知道这的确是个关键,如果奥斯曼军队直接出兵帮助波斯尼亚人,那就意味着这将是全面战争的开始。

    “很有可能陛下,这取决于布加勒斯特的战争是否顺利,如果在攻下布加勒斯特之后苏丹的实力没有太大损失,他完全有可能趁机入侵匈牙利。”

    听着身边人的话,国王脸上的神色就变得愈加阴沉了些,他知道这些人说的没错,甚至他们还把事情看得乐观了许多,至少他们没有把那位贪婪的皇帝算在其中。

    如果有人能牵制波斯尼亚人就好了,哪怕是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

    拉迪斯拉斯二世认为自己在匈牙利的军队不会这么轻易被波斯尼亚人击败,所以只要能拖延很短的时间,相信其他地方的匈牙利军队就可以向南方集结,然后一举把波斯尼亚人赶出匈牙利。

    但恰恰就是这断不长的时间却是关键。

    如果在军队集结之前没能阻止波斯尼亚人攻陷包德博赫,以至让马克西米安皇帝有了借口趁机介入南匈牙利事务,那么即便最终赶走了波斯尼亚人,事情也会变得异常的糟糕了。

    “返回匈牙利!”

    国王几乎是咬着牙的说出了这句话,他知道这个决定意味着很可能会让他从此失去对巴尔干的直接影响,但是匈牙利的重要却让他不得不做出取舍。

    而他身边的几个人在听到国王已经做出决定后,脸上不由神色各异。

    而拉迪斯拉斯二世的脸色也并不好看,索菲娅与亚历山大在这个时候公开他们的婚约,这已经让国王感到如同受了重创,现在又因为匈牙利的原因,要干脆放弃在巴尔干的一切,这让国王有种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的沮丧。

    可形势却逼迫着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拉迪斯拉斯二世感到了一阵说不出的疲惫。

    就在这时,一个侍从小心的走进房间对国王说:“陛下,蒙蒂纳伯爵大人求见。”

    拉迪斯拉斯二世神色一愕,说起来自公开宣布婚约后,他就再也没有和那位伯爵单独见过面,他很担心自己会因为情绪激动而做出什么让大家都后悔的事情,可这更让国王恼火,因为他知道其实在内心里他对那位年轻伯爵已经有些畏惧了。

    除了畏惧他的阴谋诡计,还有就是他的那支军队。

    蒙蒂纳军与奥斯曼人的几次交锋不但当巴尔干人,也让国王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除了犀利的火器部队的巨大杀伤力之外,给国王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蒙蒂纳军队那刻板得让人无法忽视的纪律。

    那种严格到似乎已经渗透到每个士兵骨髓里的纪律习惯让这支军队形成了一个看似密不可分的严密整体,而这种习惯好像已经渐渐影响到了这支军队的方方面面,以至只要穿上军装,每个士兵都会不由自主的陷入那种异乎寻常的刻板之中。

    拉迪斯拉斯二世亲眼看到过蒙蒂纳军队的训练,当他看到那些士兵反复不停的只是训练一个动作时,他开始觉得枯燥乏味,可后来蒙蒂纳军队的战绩让他意识到,大概正是那些整天不停重复的枯燥动作,让这些士兵已经渐渐变成了这支军队当中的一份子,而不是单独的“人”。

    这样一支军队是可怕的,拉迪斯拉斯二世不知道如果一旦与那位伯爵发生冲突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不过想来最高兴的应该是城外的巴耶塞特苏丹。

    正因为这样,在得到波斯尼亚人入侵匈牙利的消息后,国王不得不选择让步,默许了布加勒斯特牧首提出的对一桩不符合教义婚约的祝福。

    现在这位伯爵要干什么,嘲讽我吗,还是来炫耀他的胜利?

    国王的念头在脑子里不停转着,可还是让侍从请伯爵进来。

    走进房间的亚历山大很快就察觉到了压抑的气氛,除了旁边那些人毫不掩饰的敌意,国王刻意的冷漠也让他察觉到自己应该个不受欢迎的客人。

    “陛下,我给您带来个消息。”看着国王阴沉的脸,亚历山大微笑着说,他知道自己大概是拉迪斯拉斯二世现在最讨厌的第二个人,至于第一个,肯定是马克西米安皇帝。

    “如果是坏消息就不要说了,伯爵,我们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坏消失。”国王有点恼火的说,不过接着他又苦笑一声“好在事情还不是很糟,我听说采佩斯的军队击败了东岸的奥斯曼人,这大概是现在唯一的好消息了,不过听说奥斯曼人在追击他,所以他正往东方撤退,但愿他能摆脱敌人,毕竟他是现在布加勒斯特城外唯一在和奥斯曼人抗衡的军队了。”

    “愿上帝保佑,”亚历山大应了声音后缓缓的说“陛下,我这些消息来自克罗地亚,准确的说是来自北方。”

    拉迪斯拉斯二世原本漠然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起来,他的目光紧盯着亚历山大。

    “萨格勒布公爵赫尔瓦正带领着他的军队在奥斯曼人后方坚持抵抗,而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不过因为波斯尼亚人入侵匈牙利,公爵担心可能退路被切断,所以他现在正向边境方向撤退,如果可能他大概会撤到迈切克山脉附近。”

    亚历山大的话让国王的眼睛瞬间睁大,他感觉到呼吸似乎有些发重,在暗暗平复了心中的激动后,国王小心的问:“伯爵,你认为公爵的这个举动对我们大家来说是有什么意义吗?”

    看着拉迪斯拉斯二世那张透着明知故问神色的脸,亚历山大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他知道这时候拉迪斯拉斯二世正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可即便是到了这时候这位国王显然还不想轻易低头。

    只是之前虽然还想再继续给这位国王一些压力,再等上一段时间,但经过深思熟虑后亚历山大觉得还是不要逼迫得太过分。

    对拉迪斯拉斯二世,亚历山大一直心存戒备。

    这位国王一向以性情怯懦和反复无常著称,正因为这样谁也不能保证他不会在面临巨大压力的时候选择和奥斯曼人私下媾和。

    而一想到索菲娅被有些人称为布加勒斯特的贞德,亚历山大就提醒自己即便是在现在这种看似占尽优势的时候,也必须小心谨慎,否则很可能就会落得个一败涂地。

    另外一个不能和国王拖延太久摊牌的原因,是如今马克西米安皇帝其实并不在维也纳,而是在麻烦重重的瑞士。

    瑞士内战中亲帝国的施瓦本人的失利,导致皇帝不得不亲自下场为自己的小弟助威。

    可这么一来,皇帝对匈牙利的牵制就未免变弱了,只是因为消息闭塞,所以拉迪斯拉斯二世还不知道这个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喜讯的好消息。

    而亚历山大要做的,就是抓住这个难得的好时机。

    “公爵可以在迈切齐山一线对波斯尼亚人予以牵制,”亚历山大缓慢的说,他要给国王足够的时间,让他好好想清楚这其中的利害“或者他应该继续撤退,毕竟之前奥斯曼人的围剿让公爵损失惨重。”

    拉迪斯拉斯二世鼻子里发出重重的哼声,那声调很沉闷就好像旧酒桶里拱起来的气泡破裂的声音。

    “那么你想得到什么,”尽管已经猜到,可国王还是试图挣扎一下“我可以向你们提供一笔足够分量的酬金,相信你应该知道为了换取安全,威尼斯人是很慷慨的,我可以派人告诉他们把今年应该支付给我的那笔钱直接送到你的领地去。”

    亚历山大心头跳了下,想想高达十几万弗洛林的数目让他也不禁心头暗动。

    不过和铜矿巨大的利益相比,这笔“保护费”就实在不算什么了。

    “陛下,我希望得到的并非这些,”亚历山大平静的答到,看着国王脸上的神色好像随时都会降临下暴风骤雨似的阴沉,他缓慢却异常坚定的说“我会与萨格勒布公爵联系,他的人可以从后方对波斯尼亚人发动进攻,这样可以为您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据我所知匈牙利军队正准备反动反攻,不过这需要时间。”

    拉迪斯拉斯二世脸上瞬间掠过一丝恼火,如果说现在他需要什么,恰恰是时间。

    赫尔瓦能为他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这是毋庸置疑的,不过该付出什么代价,却让国王犹豫不决。

    “你想要什么伯爵?”刚问完,拉迪斯拉斯二世又低声说“请先考虑清楚再说,你的机会并不多。”

    亚历山大并没有被国王的虚张声势吓住,他略微想了想,伸出了两根手指。

    “两件事,一个是波斯尼亚的王位。”

    拉迪斯拉斯二世睁大眼睛看着亚历山大,似乎要从他脸上看出这是否是个玩笑。

    “你要波斯尼亚王位?”

    “不,是赫尔瓦,”亚历山大微微摇头“他是最有资格称为波斯尼亚国王的人选之一,而我希望您能够支持他对波斯尼亚王位的宣称权。”

    拉迪斯拉斯二世默默看着亚历山大,他在心里琢磨这件事对自己的利弊,而经过一阵深思后他诧异的发现,似乎不论从哪方面说,亚历山大的这个条件对他都是极其有利的。

    如果赫尔瓦能够称为波斯尼亚国王,以他对奥斯曼人的敌意,波斯尼亚很可能会称为将来抵抗奥斯曼人的最前线,这让波斯尼亚无疑称为了匈牙利最坚定的盟友。

    即便是赫尔瓦无法撼动得到苏丹支持的鲁瓦?的地位,但是一场王位争夺战足以能削弱波斯尼亚的力量,甚至还有可能令这个国家成为匈牙利与奥斯曼帝国之间的缓冲地带。

    而且即便赫尔瓦失败了,拉迪斯拉斯二世本人也不会损失什么,所以这可以说是一个有利无害的条件。

    不过国王更在意的是第二个条件。

    果然,亚历山大一开口,就让拉迪斯拉斯二世心底涌起一阵怒火。

    “伯爵,你是说你想得到包德博赫的采矿权?”国王脸上阴晴不定,房间里的几个人都已经看出他这时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

    “准确的说是30年的采矿和售卖权,陛下。”

    亚历山大不知道如今是不是有所谓99年租借期的说法,他倒是听说威尼斯人从当初的波斯尼亚国王手里买走了两座位于亚德里亚海上的岛屿统治权。

    不过他知道不要说拉迪斯拉斯二世不会同意永久开采权这种近乎让对方割让领土的不切实际的条件,就是99年拥有期也是不太可能同意。

    而亚历山大也并不想提出这种要求,因为他知道匈牙利王国支撑不到那么久。

    如果历史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化,匈牙利王国大概也就只剩下20多年的寿命,然后这个王国就会被奥斯曼与哈布斯堡家族的神圣罗马帝国瓜分吞并。

    所以想想这个不太遥远的未来,亚历山大觉得还是现实些比较好。

    可即便如此,拉迪斯拉斯二世还是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伯爵,你不觉得这个条件是个侮辱吗,或者你忘了站在你面前是波西米亚与匈牙利的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的选帝侯,雅盖隆家族的后裔。”

    国王眼中闪动着怒火,当他盯着亚历山大时,就好像鹰隼在注视着它的猎物。

    只是国王的气势并没有能吓住亚历山大,相反看着拉迪斯拉斯二世那愤怒的样子,亚历山大心底里最后那丝担心也消失不见了。

    在他看来,拉迪斯拉斯二世之所以会愤怒,与其说是觉得这个条件侮辱了他,不如说是这个条件如同无情的铁拳,狠狠击中了国王最柔软的腹部。

    只有穷途末路的人才会因为无助而愤怒,而亚历山大深深知道拉迪斯拉斯二世的弱点在哪里。

    “陛下,如果奥斯曼人继续前进,他们会直接威胁包德博赫的安全,相信您一定很清楚,一旦整个南方落在异教徒手里,帝国皇帝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

    听到马克西米安的名字,国王的脸上瞬间掠过一丝怒意。

    神圣罗马帝国马克西米安一生中有很多强大的敌人,拉迪斯拉斯二世不是其中最弱小的,但却明显是最倒霉的。

    马克西米安从没掩饰过他对于波西尼亚和匈牙利王位的野心,这就是拉迪斯拉斯二世有种好像总是被一把尖刀架在脖子上的痛苦感觉。

    当听到波斯尼亚人要入侵匈牙利时,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如果马克西曼皇帝借机介入匈牙利事务该如何对付,在国王看来这个危险甚至比波斯尼亚人的入侵更迫在眉睫。

    现在听到亚历山大的威胁,国王的怒火瞬间涌上心头,但是随即理智告诉他,来自皇帝的危险,的确要比波斯尼亚人大得多。

    看着国王沉默不语的神情,亚历山大这时候真的已经完全放下了心。

    他知道自己取了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巧,国王不可能知道这个时候马克西米安皇帝刚刚离开维也纳去解决瑞士人的麻烦,他也更不会想到看似颇为严峻的局势,其实已经随着赫尔瓦进入迈切克山脉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当接到赫尔瓦的军队进入迈切克山脉的消息时,亚历山大因为兴奋当着众人的面把索菲娅抱起来狠狠吻得她几乎窒息。

    这甚至让对亚历山大的举止颇为熟悉的布萨科当场目瞪口呆。

    而亚历山大看着那些满脸都是莫名其妙的手下,却只能在心里得意的呐喊:“成功了!”

    赫尔瓦能够顺利进入匈牙利境内,意味着他已经与做为占领区总督的艾吕普达成了某种默契。

    在艾吕普的安排下,赫尔瓦的军队成功的避开了波斯尼亚与奥斯曼人的前后包围,这时候的赫尔瓦不但已经摆脱出来,而且成功的扼住了波斯尼亚人的退路!

    赫尔瓦在面对奥斯曼人的战场上已经转入主动,那么在另外一个战场上,亚历山大会取得什么样的战果?

    亚历山大稳稳的端起面前的酒杯,他的目光与国王相遇,随后缓缓喝下一口殷红的酒水。

    过了不知多久。

    “包德博赫的开采权和售卖权是吗?”经过漫长等待,国王至于开口了,他微眯着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用一种听上去似乎无奈却又毋庸置疑的口吻问“那么你又用什么来作为这两个权力的抵押呢,不要对我说你没有任何抵押,我不会同意这种让我蒙羞的条件。”

    亚历山大露出了微笑,他从腰间的袋子里拿出一张封得很好的文件递到国王面前。

    “陛下,我要的是一场成功的交易而不是与您或是任何人为敌,所以相信这个足以能够补偿您在包德博赫的损失了。”

    国王略感好奇的结果那份文件,当他看到上面的内容后,拉迪斯拉斯二世始终阴沉的脸上终于露出来一丝说不说出惊讶还是喜悦的古怪神态。

    “这就是你的筹码?”国王愣愣的问了句,然后用透着复杂的目光打量着亚历山大“伯爵我不能不承认,我从没真正了解过你这个人。”

    说着国王把文件放在桌上,上面俨然写着“糖业售卖让渡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

济公论坛正版资料